加載中…
個人資料
飄雨桐
飄雨桐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101,370,865
  • 關注人氣:122,722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 onclick="changeFontSize(2);return false;">大

言承旭:這世界那么多人,如果沒有你,我該去愛誰?

(2022-02-11 14:41:59)
標簽:

情感

分類: 飄雨清桐迎鳳凰
言承旭:這世界那么多人,如果沒有你,我該去愛誰?
圖:Pluto


/飄雨桐


      言承旭:這世界那么多人,如果沒有你,我該去愛誰?

壹.

認識言承旭,還是從《流星花園》開始。當時,我還專門改自己的名字為“華澤雨”。不難看出,我更喜歡F4中的誰。

我和不少朋友的想法就是:“花澤類多好啊,杉菜怎么就看上了這個死魚眼?”道明寺真的不可愛,但言承旭賦予他更為有趣的靈魂。尤其看著他很想生氣,卻只能硬生生收回去的樣子——生活中的言承旭,卻和《流星花園》中的道明寺不太一樣啊。

這些年,F4各有各的發展。最走紅的言承旭,卻沒有火到現在。到底,還欠缺了一些什么?

 

貳.

幸好,在綜藝節目中時常見到言承旭。他向來自律,所以樣子沒有變、身材也沒有走形。最近的《朋友請聽好》,言承旭感慨發文:“朋友之,無論過了多久,再熟悉。

難得與吳建豪同框,兩人也聊到F4j解散的原因。吳建豪表示最后大家也不是特別的開心,而選擇了解散。如果有足夠信任感、不嫉妒的話,現在會不一樣。言承旭也感慨有些事情,他們4個人的關系真的會被外界的話放大。

友情如此,愛情又怎樣?


言承旭:這世界那么多人,如果沒有你,我該去愛誰?

叁.

說到愛情,還是悄悄提一下林志玲吧。

林志玲在除夕官宣喜訊,升級當媽媽:

終于、終于等到小天使誕生到我們家很希望在這個美好的一年初始和我愛的每一個人分享我衷心感激的喜悅~也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祝福和打氣。新年快樂,祝福大家一切平安順心、身體健康,永遠保持正向的希望,愛會在每個人的身旁!

署名,良平&志玲。

 

肆.

對此,言承旭并大方送上滿滿的祝福;回應說:很替她開心。

很替她開心?這兩人,應該是最般配卻也最無緣的昔日戀人吧?

2003年傳出緋聞,2006年兩人分手,2017年再傳世紀復合,20183月甚至傳出好事已近。

驀然回首,這都是怎樣的人生?

還記得嗎?《披荊斬棘的哥哥》迎來總決賽,男星都請了明星助演。有老婆的請老婆出馬,言承旭還是單身呢——沒有老婆也沒有女友。當然,也不可能請來林志玲。

 

言承旭:這世界那么多人,如果沒有你,我該去愛誰?

伍。

是,前來助陣的是莫文蔚。

莫文蔚與言承旭,二十年前在《烈愛傷痕》中飾演情侶。二十年后再次同臺合作,并搭檔歐陽靖、李銖銜全新演繹《如果沒有你》。其他兩人,我非常冒昧地說一句:真的,只是最佳男配角。

言承旭與莫文蔚,溫柔且深情的聲線將觀眾帶入動人故事之中。他們就是你眼中的全部存在:

hey 我真的好想你

現在窗外面又開始下著雨

眼睛干干的有想哭的心情

不知道你現在到底在哪里......

 

END。

在浪漫的水舞臺上,言承旭與莫文蔚深情合唱。他們坐在凳子上,手牽著手望著對方。旁若無人的深情對望,完全沉浸在歌曲的意境當中。

一曲終了,言承旭還在莫文蔚手上印上深情一吻。莫文蔚笑靨如花,在場的觀眾也禁不住歡呼。浪漫燈光營造出絕美的舞臺,像極了偶像劇里的情景。

二十年后,莫文蔚與初戀男友結婚;言承旭還是獨自一人。

《這世界那么多人》也是言承旭在《披荊斬棘的哥哥》的舞臺作品。

這兩首歌與他的匹配度太高了:這世界那么多人,如果沒有你、我該去愛誰?希望,言承旭早日找到內心的答案......



     言承旭:這世界那么多人,如果沒有你,我該去愛誰?


免責聲明:以上所有圖片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微信公眾訂閱號:直接搜索“飄雨桐”或“piaoyutongypy




0

閱讀 評論 收藏 禁止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日本高清在线视频WWW色_深圳市佰仕得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官网_亚欧乱色国产__一级欧美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