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加載中...

個人資料
大佬鳴
大佬鳴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26,130,590
  • 關注人氣:12,130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新浪微博
常用平臺!

廣州隊官方網站

永遠支持廣州恒大!

廣州FC吧

廣州恒大貼吧

我最愛的明星!

魏佳慶

廣東護魏隊

博文
【2022北京冬奧會圓滿結束后的冷思考1:中國體育發展道路的分叉口/多樣性?】



北京冬奧會圓滿落幕后,除了又一個“無與倫比”,其實也留給了大家很多值得思考、探討、研究甚至反思的地方,這些都是“奧運遺產”:首先從競技體育的層面看,從這次創歷史奪取的最好成績出發,大家可以發現中國體育的發展道路,現在已經到了一個十字路口。

同樣通往成功的終點,一邊可以選擇依舊堅持舉國體制的發展模式,集中優勢力量培養高精尖人才,像短道速滑隊、徐夢桃、齊廣璞等運動健兒奪金,就是舉國體制的成功,這點體制內的堅守多年的培養模式在這方面仍舊適用;另一邊則是體制外,運動員依靠個人
閱讀  ┆ 評論  ┆ 轉載 ┆ 收藏 

鏗鏘玫瑰用實際行動詮釋“女足精神”成就9冠王,水慶霞居功至偉,廣州女足隊長張琳艷大放異彩未來可期


北京冬奧會正如火如荼進行之中,在現階段的中國體壇,按常理應該沒有什么事情可以超過對它的關注了……不過就在昨夜,中國女足做到了——她們“讓二追

閱讀  ┆ 評論  ┆ 轉載 ┆ 收藏 

鏗鏘玫瑰以弱勝強YYDS!中國女足所展現的一切才應是中國足球該有的模樣……



 

 

閱讀  ┆ 評論  ┆ 轉載 ┆ 收藏 

輸越南中國足球脆弱底線再次被擊穿,與教練無關,管理者繼續“作亂”恐進入又一次萬劫不復的死循環的開端


真的是怕什么來什么,難道這也成為了中國足球不可逆轉的宿命了嗎?大年初一的喜慶日子,國足與越南的12強賽恰好在同一天,廣大球迷并不奢望這支長期不爭氣的國

閱讀  ┆ 評論  ┆ 轉載 ┆ 收藏 

12強賽第8輪前瞻:國足力爭虎年開門紅需兩點相結合,越南鉚足干勁要取得“零的突破”


對陣:越南VS中國

 

閱讀  ┆ 評論  ┆ 轉載 ┆ 收藏 

國足想拼都不知從哪里下腳,以速率為首的全方位差距不是換李霄鵬就能解決的


每次看國足與日本隊比賽都會有這樣的感覺:本著身體上的優勢,即便世界排名相距甚遠,但總覺得咱能跟對手扛一扛,起碼不怵對手,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自信……結果通過實戰檢驗,往往過程與結果猶如當頭棒喝般慘不忍睹,咱通常到最后是輸得一點脾氣都沒有!

閱讀  ┆ 評論  ┆ 轉載 ┆ 收藏 

12強賽第7輪前瞻:國足新帥首秀2點未知,日本變陣成功力爭4連勝


對陣:日本

閱讀  ┆ 評論  ┆ 轉載 ┆ 收藏 

廣州隊主教練劉智宇獨家專訪,給球隊打90分自己60分,3原因維系競爭力,鄭智“傳幫帶”淋漓盡致展現,凌杰執行力強譚凱元有靈氣

(本文所有實拍圖由團隊攝影師甘宇軒、龍國恩提供)

閱讀  ┆ 評論  ┆ 轉載 ┆ 收藏 

3原因致使亞冠解簽意義不大,廣州隊前途仍無定論恐將影響季前備戰


記得在過往,每當廣州球迷收看年初的亞冠抽簽儀式直播時,大家的心都會揪著——因為這不僅決定了自己心愛的主隊在新賽季的國際賽場將會遇到什么對手,也決定了各位球迷新一年的遠征活動將會去到什么國度。但時

閱讀  ┆ 評論  ┆ 轉載 ┆ 收藏 

廣州隊女足領隊胡婷婷獨家專訪,同樣主打“青春風暴”比男足來得更猛烈:平均年齡19歲拼下女甲亞軍,張琳艷每周必看兩場高水平比賽


談及廣州隊,大家首先想到的必然是眼下由鄭智擔任執行主教練的那支主打年輕生力軍的朝氣蓬勃之師。實際上在中國足

閱讀  ┆ 評論  ┆ 轉載 ┆ 收藏 
公告!

各位朋友好,我是學體育人文社會學專業且熱愛體育的學生大佬鳴,現在就讀華南師范大學體育科學學院,立志成為體育評論員,歡迎交流體育問題。

我的評論特點:文章在評論體育新聞的同時,盡量結合所學的理論基礎知識進行評論,理論結合實際,學以致用!

專欄撰稿

媒體推廣、網絡宣傳

請聯系博主

QQ:7635838


想與大佬鳴探討各種體育話題的朋友們歡迎您加入大佬鳴體育博客交流圈(Q群):117057851、124391979、136555341


想隨時看到本人評論,請加大佬鳴微信公共平臺:

congshuoming 

二維碼掃一掃: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日本高清在线视频WWW色_深圳市佰仕得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官网_亚欧乱色国产__一级欧美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